陳柔縉/日本時代也有許多小鴨物語

/陳柔縉

早些年,台灣大量製銷聖誕節飾品到美國,其實,外銷急先鋒正是大正初年的可愛小鴨鴨。

眾所皆知,大阪人很有生意頭腦,一九○○年代,就有個名叫井上專吉的大阪商人到大稻埕,在大橋頭淡水河岸蓋了兩、三百公尺長的工場,經營一個獨步全台的生意。他找台北十幾戶農民當上游供應商,每人每天負責挑送幾百顆鴨蛋來,在他的工場孵化出雛鴨後,就剝製成小鴨標本。現在聽起來有點讓人神傷,都怪那時候西方人過聖誕節,喜歡在聖誕樹旁擺幾隻古錐的小鴨子,增添節慶氣氛。

鴨和雞鵝一樣,都是家禽,鵝毛鴨毛,以前的人只知丟棄,但到了二年代,鴨子又幫忙賺洋人錢了。大稻埕的商人收購鴨毛鵝毛,賣給香港的西方人,充做毛織物的原料,每年出口的鴨毛多達五十萬斤。

日本時代的鴨子還有一項「付出」;百年前,休閒活動流行狩獵,每年大約此刻的十一月,被認為是獵鴨的「好時節」,台灣北部的野外山坡和水池,到處有鴨子的蹤跡。

那時候,獵友可拿槍打鳩打鷺,但法令限制範圍,距離人口密集的市街五百多公尺以內、公園、墓地和寺廟附近不准射獵。一百多年前,今天的大安區有個姓王的人,跑去馬偕醫院後方的雙連坡,舉槍瞄準附近一個池子,一隻鴨子死了,他因違反在市街不能打獵的規定,被罰了三圓。

比較起來,如果像廿一世紀一樣,鴨兄鴨妹們只是被圍觀、讚嘆、拍照,那可就是鴨子最美好的人間邂逅了。一九二三年四月廿五日星期三,有個人要來賞鴨,為此,六千三百隻鴨子要上工當臨演,一個多月前就到圓山明治橋下慎重彩排,連臺北州知事(州長)高田富藏都到場監督。

前一晚,夜雨洗過天空,這一天,風和日麗,陽光從雲間灑下。圓山這邊的基隆河畔,幾千隻鴨子散落成廿組,幾位飼主揮著長竹竿,大家早早就定位等待。

男主角終於要現身了。豪華敞篷車的碰碰聲由遠而近,十點廿三分,在明治橋上停住。淺灰色的緊身西裝,麥稈做的巴拿馬帽,瘦而不高的廿二歲男士下車,他是大家口中的「皇太子殿下」,日後的昭和天皇裕仁。皇太子來台已快十天,中南部都視察完畢,這一天要上草山和北投輕鬆「清遊」一下,途中就安排觀賞別具台灣風情的「家鴨放飼」。

歷史記載,十點卅分,皇太子座車已通過士林街上,算一算,他走在橋上看鴨時間不會超過五、六分鐘。不過接下去幾年,一竿指揮萬隻河上浮鴨的「奇觀」,仍是皇族訪台的療癒系行程。

皇太子離台三個多月後,清晨有班火車開到苗栗通霄番子寮附近,大約有六百隻的「家鴨軍」盤據鐵軌,擋住去路,聞鳴笛也毫無懼色,司機只得洩氣煞車,下來胡趕一頓。對我最有療癒效果的反而是這群不受控制的鴨子,人生求的不就這一點自由自在嗎?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G.G. 的頭像
G.G.

【幸福圓滿健康部落格】【各類新知識新資訊 歡迎互相交流 讓生活 更精緻 更精彩】 【 艾多美atomy 事業】

G.G.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